终有一天、我会消失

时间:2017年6月27日栏目:心情日记浏览:1,180次

终有一天、我会消失

我觉得我失恋了
恋爱的时候没有多激动兴奋,失恋的时候却疼成了傻逼
为了不在冲动之下做出错误的选择,我决定从头开始理顺你这个人让我难受万分的地方
今天我出离愤怒的导火索是,玩儿游戏时你一意孤行一往无前的冲在前面,仿若你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牛逼极了。
然而我这个贪生怕死的蠢奶妈早就看透生死局,可你是我男朋友,我不好意思抛弃你,留得一条小命自己飞。
于是我们愉快的情侣殉情。
事后我分析我愤怒的原因,大概是我太惜命,虽然做出了为爱牺牲的决定,可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恨你,怪你害我性命。
随着战局进行,鉴于三位傻逼队友傻的各有千秋,我认为放弃挣扎是最明智的决定,尤其某位痴呆队友眼睁睁看着我遇难,还欢快的在塔下跳舞,我对它充满怨愤之情,更更可恨的是,它还全程跟着你,不离不弃。
而你一副来者不拒的态度仿佛我这个矮挫奶妈是个讨人厌的第三者。
明明我们才是那对儿可恶的开黑情侣。
我第二次对你产生怨恨是三位傻逼队友都知道蹲泉水里放嘴炮了,你还烈士一样冲出去,一副誓死守卫中路塔的模样。
当初我看着你那可恨可笑愚蠢的鱼尾巴渐行渐远,我的眼里不可抑制的充满凉意。
于是我站在原地等待你的死讯。
果然,你死得还挺快的。
虽然明明是我自己选择的苟活下去,可是当你尸体变凉,头像变灰,我却落寞的,产生一种孤寂感。
我开始恨你,为了阻止你恨我,我要抢先一步恨你。
我第三次对你彻底失望,是我们环绕在高地塔之下。
明明,你只缺了一点血,明明我奶一口就能给你奶满,明明,敌人不在战况不紧急,你却,丢下我,一只鱼转回泉水回血。
就好像,你旁边的奶妈是死的,也许,你也是这么想的,“我方大小奶妈,傻逼。”
我彻底没有力气了,无法再轻松的喵喵喵了。
作为三千局的职业奶,不让我为你加血就是对我的蔑视。
我行尸走肉一样跟着你,像一只黯淡的鬼,了无生趣。
一切都没有意义了,输赢和死亡都是浮云。
你是不是想说我一切的揣测都是恶意?
我跟你讲,那局结束后我就预料到你不会玩儿了。
因为你不开心。
但我也想到另一种可能,就是你有点不开心的时候也可能是沉默的开队,然后一点话都没有,冷漠的秒开。
你总是这么无情。
最后结果证实你是很不开心,所以你过了很久之后,干巴巴的在QQ上丢过来三个字。
不玩儿了。
其实我也不想玩儿了,但我想被你邀请,然后拒绝你。
我就要拒绝你,我要伤你的心。
虽然你可能根本不懂“拒绝”的真谛,根本不会伤心。
我为什么这么说呢。
因为当年我们本可以有一次老死不相往来的机会的,可你当时却在挽留。
我明明油盐不进,拉黑,不听不听了。
可你。
你好整以暇,条缕分析的跟我讲理。
你这人,你怎么能这样呢,谁要跟你讲道理?
你进一步的错误,是在我一天后就无耻的反悔并且厚脸皮的找你之后,非常轻松的就接纳我了。
我至今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生气?
要是我我早就气死了。
我又要绕回我内心飘着的那三个问题了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?你是不是讨厌我?你是不是在将就?
我在今天窥视你游戏中的行径,忽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有没有这种可能?你之所以一直忍耐不放弃我,是因为你其实是个该死的强迫症。
我越想越觉得非常有可能,你也许给自己下了心理暗示,无论什么都不要轻言放弃,只要坚持下去,也许就会有意外惊喜?
你看,你打游戏从来没有主动挂机过,无论多么劣势你都不屈不挠的冲,死了又死,继续冲。
你执着的地步已经不是别人那种乐观心态,而是类似于病态的偏执。
真是够奇怪的人了。
明明记得与你见面的时候你说过很多次“算了”,一副不计较无所谓的模样,难道其实心里是耿耿于怀的?
你这个怪人,你在我面前戴着面具不成?
为什么我又哭又笑,快乐煎熬,而你淡淡然美滋滋?
为什么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眼睛不黏在我身上,而是悄无声息的发愣走神?
我不美吗?
你看我橙黄色的健康皮肤,你看我狗牙修饰过一般参差的秀发,你看我宽阔结实的肩膀,你看我像已经有了你小宝宝一样的圆润小肚子,你看我弯弯曲曲富有曲线的可爱小短腿儿,你看我被蚊子亲吻过剩下斑斑点点漆黑色星空一般疤痕的小腿。
我不美吗?
我皮肤多滑,我摸着自己的小手无数次的暗想。
可你不懂得欣赏我,你都不愿意看我。
你不爱我却和我在一起,我是要生气的。
我生气你也别想好过。
我也要让你生气,让你哭。
让你体验失落,让你被我抛弃,我要看到你的眼泪。
我故意对你说,“怎么办,我想他”
你问我,“谁”
我冲你摇摇手机,笑嘻嘻的说,“我老公”
然后笑着笑着,泪水流星雨一样顺着我眼角滑落。
我紧紧盯着你的表情,等着你的发声。
谁让我们是在网上认识,谁让你穿过网线走过来,我就要告诉你我喜欢的不是你,是那个我臆想中的老公,那个活在二次元的老公。
我想让你痛苦。
可是,你没有。
你淡定极了,你不生气,不发怒,就静静看着我掉眼泪,拒绝直面梨花带雨的我。
行,我没有更多眼泪了,这次我输。
我第二次试图伤害你,是你在我宿舍。
你看,你人生地不熟的孤零零一只鱼。
天那么黑了,我牵着你的手牵到我的地盘。
你察觉到我情绪不对,问我“怎么啦”
我用冷漠的眼神轻飘飘的瞥你一眼,然后像不合心意一样移开视线。
你多次试图交谈,我都拒绝发出声音。
我不想看你,不想搭理你。
你问,“你干嘛呀”
我听不见。
最后我说,我讨厌你。
你说,“你讨厌我啊,那我走啦”
我说,“你走吧”
我用认真的眼神看着你。
然后期待你离去。
可你没有走,你转过身,面朝漆黑的窗外发呆。
我问你为什么不走。
你为什么还不走。
你静静地出神。
你在想谁?
你是不是在想你的二次元温柔可爱的老婆?
而不是面前的,我这个阴晴不定的老妖婆?
我的战果是得到了一声你的叹息。
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叹气的时候很有特色?
是那种无奈的,仿佛无可奈何,却一点也不愁苦,没有绝望。
你的叹息就是这样的,你的人就是这样的。
我不理解你。
正如,你也不会理解思绪漂洋过海的我。
今晚你说了那么多,我原本是很生气很愤怒很想再也不理你了。
但我如往常一样毫无意外的很快就心软了,软成一只小绵羊。
我最后矜持的,做作的,决定高傲的搭理你一下。
我说被你气得呼吸困难。
当然,这也的确是真相。
然而你怎么做得呢,你依然继续你之前的话题,说完后总结,说你要睡觉了,拜拜。
完完全全的无视我。
你太阴了。
我用上帝视角看到自己像只软绵绵的小绵羊,娇弱的咩了一声等待你的抚摸。
可是你呢,你这个万恶的铲屎的,你无情的丢下我一个人走了。
你真的超阴险。
以前我冲你发脾气你也是先顺毛,然后一旦把我摸回小绵羊立刻回击以冷暴力。
兵不血刃,冷刀子耍得溜死了你。
忽然好难过,眼泪自己溜出来了。
我想起那次你背对我不理我,仿佛你睡着了,仿佛你离开了。
我倔强的抱着你的腰,无声得哭。
我觉得我被地球抛弃了,我以为我要哭一晚上了。
可是你忽然转过身来了。
你温柔的说,“怎么又哭啦”
然后帮我擦眼泪。
我现在又掉眼泪了,我想让你来帮我擦眼泪。
还有鼻涕。
你那次都没有帮我擦鼻涕。
你这人。
都是套路啊。

喜欢本文赞一个(0)

本篇文章《终有一天、我会消失》由心情日记频道整理发布!
文本链接:http://www.weimeitupian.com/rizhi/wenzi/8761.html
文章标签:

订阅微信,每天看美图